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酒后的处女老师
酒后的处女老师

酒后的处女老师



  学校一年一度的年会上,年轻美艳的张雪儿老师在替同行的上了年纪的女老师李芬挡酒喝下一杯白酒后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些不妙。

  平时滴酒不沾的她第一次接触这么烈的酒,后劲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劲,酒精上脑刺激的她现在仅有头脑嗡鸣,五感蒙蔽的感觉。

  更何况,酒里面似乎还掺了点料,似乎是药效很猛的春药……“啊哈~~”张雪儿老师的嘴里忍不住溢出娇喘声,她现在只觉得自己的浑身都燥热难耐,她冰凉的小手贴在滚烫的不行的脸颊上带来几分慰籍。

  此时此刻,张雪儿老师的衣衫凌乱,神色迷离,双眸里充满了情欲,脸蛋潮红,跟熟透的红苹果似的鲜艳欲滴,看起来无辜又诱惑,邪恶又清纯,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把持不住,更何况是正处于青春期,年轻气盛的小伙们。

  张雪儿老师由于体内的春药作用下,刚才就难以自持的把原本穿着规整的白色衬衣崩开几颗扣,被胸罩包裹着乳房半遮半露,看起来更是诱人。

  张雪儿老师就这么衣衫凌乱的回到了学校的教职工宿舍,跌跌撞撞的冲进宿舍单独的厕所内不停冲冷水,明亮的镜里倒映着张雪儿的面容,她看见自己的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白色衬衣领口大敞着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性事一般,脸颊上则是消退不下的绯红,原本清亮的双眸变得只剩下情欲。

  反常到这种程度迟钝如张雪儿老师都足以察觉了——酒里被下了春药,现在她的身体里蕴着一团邪火,无处发泄,花穴甬道里也不由自主的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呼~~”扑在脸上的凉水让张雪儿老师的理智回笼了许多,她闭上眼眸长吁一口气,氤氲白气由高热的嘴里哈出,匍匐在镜面上。

  太阳穴突突跳着,当张雪儿老师再次睁开眼睛时涣散的眼神里晕出一片晃眼的灯光,视野所及之处充斥着灰白的杂点,沉重的大脑不堪负荷,还未来得及运作她就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随着一瞬间的乍痛,五感开始推推搡搡的迟缓归位,张雪儿的眼前一片昏暗,在她确认过眼睛没有假性失明后她发觉自己的眼睛上被蒙了一层绷带,只能朦朦胧胧的透出一点微弱的光,隐约可以看见一个虚幻的人影。

  张雪儿老师的双眸被绷带缠绕,如今什么都看不分明,她的双手被麻绳给束缚,牢牢的反剪在背后,无法施力。

  绑架者认准了张雪儿老师一定会心疼上了年纪的同事,替她拦下那杯酒,摆明了就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为她而来。

  张雪儿老师扪心自问自己在学校里一直是与世无争的形象,也没什么仇敌,而且她区区一个老师,也没有什么钱,不知道是谁那么别出心裁想要绑架她,不过她也只能认栽。

  身前的年轻男人逐渐向张雪儿老师靠近,她甚至能听到那人的吐息声,她的身体感到无端的燥热,她分神的片刻那人已欺身而上,搂着她为双手松绑。

  张雪儿刚想伸出小手,把盖在双眸上的白色绷带一把扯下,就被强制捉住纤细的手腕牵引着来到情欲的海洋浮沉——她的制服裙被缓缓推移至大腿根部,露出雪白的大腿,年轻男人把手覆在她的手背上,探向那个私密的地方,隔着内裤的蕾丝布料下色情的爱抚着花穴穴口的媚肉。

  “唔啊~~”视觉感官的封闭惹得张雪儿的其他感官变得异样敏感,她能感觉到男人正在爱抚着她的花穴穴口的嫩肉,阴唇与阴蒂被男人握在手把玩,随意揉捏猥亵。

  张雪儿老师觉得她的脸跟发烧一般,现在红的能滴血,年轻的男人用手指恶意的刮蹭着敏感的阴蒂,然后上一根手指探入花穴。

  “啊哈——!”感受到一根冰凉的手指探入花穴甬道,带来酥酥麻麻的触感,张雪儿老师的嘴里忍不住溢出一声勾人的呻吟,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的花穴已经湿得不行。

  张雪儿潜意识里想要逃离这如同一条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的境地,可她现在没有机会去思考更多,她难耐的夹紧双腿摩擦,试图阻止手指的深入。

  老师还真是诱人呢~年轻的男人、准确一点是年轻的男孩,十八岁的少年周志扬在心里淫邪的想着。

  “我是周志扬,雪儿老师还记得我吗?”周志扬的手指在老师张雪儿的花穴甬道里恶意的扣挖着,他胯下的那根肉棒已经勃起,将裤裆处撑起了一个小帐篷,体内雄性荷尔蒙的分泌催促着他去进一步行动,去对面前的女人做一些色色的事情,狠狠的蹂躏她,占有她。

  张雪儿老师白花花的大腿跨坐在周志扬腿上,现在体内春药的药效有点发作了,她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少年周志扬是她的学生之一,可在体内淫欲的勾引下,她居然主动想要和周志扬做爱……学生周志扬摸着老师张雪儿的身体在四处点火,用双手隔着粉色蕾丝胸罩大力的揉捏着她胸前那一对D罩杯的奶。

  学生周志扬拉开裤裆拉链,一根高高翘起的阴茎立马跳了出来,他隔着老师张雪儿粉色蕾丝的内裤布料,用龟头抵在老师张雪儿的花穴穴口,恶意的刮蹭着,惹得张雪儿的花穴淫水直流,染湿了整条内裤。

  学生周志扬用龟头隔着粉色的蕾丝内裤在老师张雪儿的花穴穴口的嫩肉上蹭来蹭去,却故意不插进去,好像不知道张雪儿现在已经心痒难耐,欲火焚身,如同一条发情的母狗一般。

  “啊哈~~”老师张雪儿的嘴里忍不住溢出一声娇呼,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她的花穴已经湿的淌水了,内裤黏黏糊糊的裹在自己的臀肉上,特别的难受。

  不仅如此,她的花穴也十分胀痛,花穴穴口源源不断的冒出一点透明的液体,肿胀的阴蒂湿漉漉的,被束缚在内裤里,欲望难以得到疏解。

  “雪儿老师,想要吃学生我的大鸡巴吗?”学生周志扬俯下身来,在老师张雪儿的身后下流的猥亵着,“想要你就自己自慰给我看吧~等我看高兴了就用我的大鸡巴喂给你吃……”

  “唔~”自暴自弃的咬咬牙,张雪儿老师由于许久,最终还是禁不住如同灭顶之灾一般的欲望,把两根手指插入了自己的花穴甬道。

  学生周志扬将一瓶润滑油递给她,被她用另一只手胡乱淋在内裤里面,冰凉的液体流进狭窄的臀缝里,花穴穴口的媚肉被刺激得猛地一收缩,直接吞进了两个指节。

  “啊哈~~”张雪儿娇喘一声,她太心急了,又没干过这种事情,只能用两根手指在花穴甬道里毫无章法的戳弄,却怎么也不得要领。

  “啊哈~~啊~~”张雪儿的眼角含着生理泪水,眼眶泛红,她的手指好巧不巧的戳到了花穴深处的G点,她一个激灵几乎是难以自持的扬起脖颈,嘴里溢出勾人的娇喘声。

  接着张雪儿就感到温热的吐息软软的洒在颈侧,“让我来帮你吧……”

  学生周志扬用他那温暖又令人安心的手掌轻柔的把张雪儿的手从花穴里退出来,然后再把他自己粗糙的两根手指送了进去。

  张雪儿老师在一瞬间有些恍惚,学生周志扬正在耐心的帮她扩张着紧致的花穴甬道,暧昧的昏黄灯光落在她的头顶,将她沉沦于情欲的表情暴露得一览无遗。

  “啊哈~~深点、再深点……”张雪儿老师感到有些内疚,她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淫贱的婊,一条发情期的母狗,被自己的学生给任意亵玩,她居然很是享受……学生周志扬精准的把张雪儿老师湿答答的粉色蕾丝内裤给一把剥下,身上其余的衣物也三两五除二的扒了个精光,露出她胸前一对D罩杯的白花花的奶,春光乍泄,看起来诱惑极了。

  “啊哈~~啊~~”紧接着学生周志扬用两根手指在老师张雪儿的花穴甬道里抠挖,直戳G点,突如其来的快感让张雪儿娇喘一声,忍不住高潮了,一股热流从她的花穴甬道流下,大量的带着骚味的淫水染湿了学生周志扬的半片手掌。

  高潮过后的张雪儿老师整张脸都泛着潮红,如同熟透了的苹果一般,她的眼神迷离,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只发情期被喂饱后一脸餍足的小野猫。

  “唔~~”张雪儿老师四肢酸软无力的趴在学生周志扬身上,汲取着他身上好闻的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高潮时的快感实在是太舒服了,汹涌情潮带来的高热让张雪儿老师浑身上下的肌肤都变得粉粉嫩嫩的,脸颊被蒸腾出好看的嫣红色,一层薄薄的的汗液遍布娇小的身躯,她浑身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学生周志扬的两根粗糙的手指还插在老师张雪儿的花穴甬道里,此时此刻又大力的搅动了起来,他胸腔的雄性荷尔蒙又涌入张雪儿的鼻腔,此时变得辛辣而刺激,无孔不入的钻进她的骨髓,啃食每一寸神经。

  “啊哈~~啊哈~~”老师张雪儿浪叫连连,她的胸口上下起伏的幅度越发剧烈,一对D罩杯的白花花的奶也随之上下摇晃,她一双灵巧的小手急不可耐的解开了学生周志扬的裤裆拉链。

  老师张雪儿主动伸手脱下学生周志扬的黑色内裤,她的耳后根一片潮红,她毫不避讳的看向学生周志扬的胯部——他胯下那根大肉棒精神抖擞的高高翘起,龟头处淫靡的水光淋漓,蓄势待发的大肉棒就这样毫无遮蔽的完全展露在她的眼前。

  “你的肉棒可真大——!”老师张雪儿兴致高昂的挑了挑眉,她顶着一张红通通的脸轻浮的对学生周志扬吹了一声口哨,嘴里不知廉耻的说着荤话。

  老师张雪儿对接下来学生周志扬胯下这根毫无疑问远大于正常男人尺寸的肉棒要怎么进入她的身体没有一点头绪,因为实在是太大了……肉棒大得有些吓人!

  老师张雪儿挪动身体站起身来让周志扬的手指从后面退出来,现在花穴甬道已经扩张的很充分了,臀肉那里润滑油和花穴甬道内分泌的淫液混杂在一起粘粘腻腻的,花穴穴口一张一合,微微启合的小嘴时刻准备着接纳学生周志扬那根粗大得吓人的阴茎。

  老师张雪儿按着学生周志扬的肩头,试探性的坐了上去,青涩娇嫩的花穴才吞吃了一点头部,羞涩的躲闪收缩,学生周志扬却扶上张雪儿细窄的腰肢稳稳当当的把人按了下去。

  “哈啊——!”骑乘式ply的优点在于肉棒可以轻易的进入得很深,肉棒没入花穴的时候张雪儿老师嘴里溢出一声娇喘,喉咙里发出的是自己未曾想过的甜美诱人呻吟。

  “嘶——!”老师张雪儿的呻吟太过销魂,学生周志扬的下体又硬了几分,滚烫的肉刃将张雪儿紧致的花穴甬道给撑满了。

  学生周志扬胯下那根滚烫的大肉棒的龟头捅破处女膜,将处女膜撕裂开来,渗出了一丝丝的鲜血,混杂着花穴甬道内的淫水,正好可以充当润滑。

  老师张雪儿的额角渗出一层滚烫的薄汗,学生周志扬伸头去舔舐她额角滑落的汗珠,又一一舔过精致的锁骨、圆润的肩头、轻颤的粉嫩乳尖……在张雪儿的身体各处吸吮出一枚枚淫靡的红痕。

..................